論保利劇院的“飛升”(下)

劇院可敬的價值,不是靠耗費公幣以成為某院線的私屬,而是在求存的同時,以獨立的藝術特色

論保利劇院的“飛升”(上)

截至2018年底,全中國有56座城市的64家劇院由保利(即“保利劇院公司”,以下同)掌管,年演

《蝴蝶夫人》首演落敗記(下)

這場演出災難曾影響普契尼很長一段時間。《蝴蝶夫人》是他的最愛,但只要想起這部作品,首

《蝴蝶夫人》首演落敗記(上)

一齣歌劇獲得成功,在義大利可算大事一樁,而遭遇失敗,有時影響會更甚。普契尼的《蝴蝶夫

淺述義大利歌劇史(1600-1900)

歌劇是一種譜寫成音樂的戲劇形式(drama),並結合了服裝、佈景與燈光藝術,有時還輔之以舞蹈

指揮這一行(二)——協奏的藝術

獨奏家們是會評論指揮的,如果他們其中一位對協奏合作感覺不佳的話,指揮的聲譽就會受到影

茱莉·梅·亞克布森(Julie Maj Jakobsen),丹麥當代劇作家之十四

“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偏古典風格的劇作家。我所寫的劇本都不太具有實驗性。我真正感興趣的只

長沙1.7:高艷津子《水·問》的大劇場實驗

彼此心照不宣,似乎是高艷津子樂於追求的,這“彼此”既然包括她與主創之間、與舞者之間、

指揮這一行(一)——與樂團管理層的關係

樂團經理(manager)——在英語中有時也被稱為“首席執行(chief executive)”或“總裁(president)”——

克莉絲汀·K·霍葛斯波(Kirstine K. Høgsbro),丹麥當代劇作家之十三

霍葛斯波對當代生活觀察得精準且不失睿智,如她所言:“對我來說,幽默生於邏輯的破碎。當

安德烈斯·伽菲爾德 (Andreas Garfield),丹麥當代劇作家之十二

《家,甜蜜的家》是丹麥國內安樂無憂的日常與伊戰士兵所遭受的慘痛經歷相衝突的故事,是歸

最後一次勝利:馬斯奈的《唐·吉訶德》(下)

過去數十年來有許多優秀的歌劇演員都成功演繹過這一角色,這不足為奇,不過《唐·吉訶德》

最後一次勝利:馬斯奈的《唐·吉訶德》(上)

至1908年,儒勒·馬斯奈(Jules Massenet)已在法國歌劇界享有元老級地位。當年66歲的他,經常穿梭於

《卡門》的背後(之四)——異域情調

歌劇《卡門》的最大特點之一,是它富有異域情調的劇情和音樂,正是這一特點,造成它1875年

《卡門》的背後(之三)——喜歌劇的傳統

1872年,當喬治·比才獲得日後成就《卡門》的新委約時,巴黎市有兩家受資助的歌劇院,即巴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