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什溫歌劇《波吉與貝絲》及其時代

在1930年代被視為當代歌劇的《波吉與貝絲》,其誕生與格什溫長久以來想要創作嚴肅歌劇的動

“將這部受眾人親睞的小說帶到華人外的世界,並使之獲得矚目。”——林壁珠談歌劇《紅樓夢》

“歌劇《紅樓夢》的世界首演若對您而言意味著“圓夢”,那在小說原著的誕生地北京上演,對

“To Bring Our Beloved Chinese Novel to the Attention of the Non-Chinese World. ” — Pearl Lam Bergad Talks About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If the world premiere of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means your 'dream come true', then what the premiere in Beijing, the birthp

《紅樓夢》圓

2016年9月10日,林壁珠坐在舊金山戰爭紀念歌劇院……翌日,《舊金山紀事報》以“觀感之豐腴

一條歌劇真理——《紅樓夢》彩排系列終篇

“把眼睛閉起來,都可以劈劈啪啪的不停!”接受採訪時,雷諾老師繪聲繪色描述他幾年前的一

黑後臺的“白襯衫”——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七

“我的工作是保持冷靜,是不丟掉全局。”——丹尼爾·克納普

臨“巡”密密縫——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六

“當你看到完整的一套,完美的展現在眼前時,才會有驚豔的感覺。”——謝贏瑩

舞臺進行時——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五(訪稿全文)

“跟國外合作,才會知道國外的制度是怎麼分。”——鄒昌荃

不能看見的秘密——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四

“我非常喜歡輔助性、支持性的工作。”—— Jeremy Chan(陳智明)

“冷面笑匠”的燈哲學——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三

“每顆燈都有它的用途。用途在哪,都必須想清楚。”——王天宏

“小咪”梳妝——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二

“有位學姐覺得我的眼睛像貓咪,所以叫我 ‘小咪 ’ 。”——賴仁純

舞的形——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一

與Ran見面那天,恰逢他42歲生日,見面地點在唐山大劇院的舞蹈排練廳。他坐在偌大排練廳的另

Qintai 9/23: Being an Onlooker of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The tour of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in China involved nearly 300 people from more than 10 countries and regions, covering a d

琴台9.23:一場歌劇《紅樓夢》的旁觀

“假如沒有寫這部歌劇,我們也不會聚在這裡,付出這麼多……”

助郎朗跨界爵士的他,10月现身中国舞台

《助郎朗跨界爵士的他,10月现身中国舞台》让我们先将镜头转到2016年9月5日的北京《郎朗 纽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