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盾《武漢十二鑼》的“自我借用”

譚盾偶爾為之的做法,其實也無可厚非……不過……

一代作曲家、“聲音書法家”周文中辭世,享年96歲

周文中是一位作曲家、教育家、也是文化外交家,他曾親授一群來自中國的作曲家,後者均各自

譚盾《敦煌·慈悲頌》的敦煌征服之旅(下)

當譚盾站上指揮台時,劇場的空氣如凝結一般,我聽見了自己的呼吸。相信上千觀衆和我一樣,

譚盾《敦煌·慈悲頌》的敦煌征服之旅(上)

“今天晚上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其實今天晚上我很緊張,”譚盾走上舞台,說出了第一句話……

《春之祭》首演:期待楊麗萍,也期待何訓田

作為總編導的楊麗萍明白,為不負眾望,頭一件需要慎重考慮之事,是舞蹈的音樂……

“將這部受眾人親睞的小說帶到華人外的世界,並使之獲得矚目。”——林壁珠談歌劇《紅樓夢》

“歌劇《紅樓夢》的世界首演若對您而言意味著“圓夢”,那在小說原著的誕生地北京上演,對

“To Bring Our Beloved Chinese Novel to the Attention of the Non-Chinese World. ” — Pearl Lam Bergad Talks About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If the world premiere of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means your 'dream come true', then what the premiere in Beijing, the birthp

《紅樓夢》圓

2016年9月10日,林壁珠坐在舊金山戰爭紀念歌劇院……翌日,《舊金山紀事報》以“觀感之豐腴

一條歌劇真理——《紅樓夢》彩排系列終篇

“把眼睛閉起來,都可以劈劈啪啪的不停!”接受採訪時,雷諾老師繪聲繪色描述他幾年前的一

黑後臺的“白襯衫”——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七

“我的工作是保持冷靜,是不丟掉全局。”——丹尼爾·克納普

臨“巡”密密縫——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六

“當你看到完整的一套,完美的展現在眼前時,才會有驚豔的感覺。”——謝贏瑩

舞臺進行時——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五(訪稿全文)

“跟國外合作,才會知道國外的制度是怎麼分。”——鄒昌荃

不能看見的秘密——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四

“我非常喜歡輔助性、支持性的工作。”—— Jeremy Chan(陳智明)

“冷面笑匠”的燈哲學——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三

“每顆燈都有它的用途。用途在哪,都必須想清楚。”——王天宏

“小咪”梳妝——歌劇《紅樓夢》彩排系列之二

“有位學姐覺得我的眼睛像貓咪,所以叫我 ‘小咪 ’ 。”——賴仁純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