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10.14:楊麗萍《春之祭》的故事(下)

這版《春之祭》在形而上和形而下層面,都深究到了極致,因此很難想像,楊麗萍的下一部作品

“然後我就開始創作了……”——董繼蘭談《霸王鞭》

”演出開始時,我躺在一塊紅布裡,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肚子上還連著紅色的臍帶。我聽見

昆明10.14:楊麗萍《春之祭》的故事(上)

10月14日傍晚,昆明的天氣突然轉晴了,落日餘輝散盡後,天空中竟現出朵朵雲影來,其間,還

《春之祭》首演:期待楊麗萍,也期待何訓田

作為總編導的楊麗萍明白,為不負眾望,頭一件需要慎重考慮之事,是舞蹈的音樂……

How Does Idyllic Conception Exist?

“Even if there isn't a single dancer left, Idyllic Conception will continue to exist. It will exist, definitely.”

廣州9.8:小梅老師的“謝幕”日記

在圈內外,她一直被尊稱為“小梅老師”,可以說,《日記VI·謝幕……》為此做了註腳。我們

湯瑪斯·凡提柏格 (Thomas Vinterberg),丹麥當代劇作家之九

湯瑪斯·凡提柏格 (Thomas Vinterberg),1993年畢業於丹麥電影學院,是道格玛95 (Dogme95)運動發起者之

安娜·布若 (Anna Bro),丹麥當代劇作家之八

安娜·布若 (Anna Bro) 的劇作風格始於《善德和睦難民營 (Sandholm)》(2006),即一部以丹麥同名難民

常德4.12-6.23:“田園構想”的活法

吳波挺喜歡這句詮釋,覺得道出了舞團的特質,而她的這支田園構想舞團,至今仍是湖南省——

卡斯帕·霍夫 (Kasper Hoff),丹麥當代劇作家之七

“我深信‘真理’與‘現實’是被構建出來的社會性概念,且總是值得商榷的,”霍夫說。他還

薇薇安·尼爾森 (Vivian Nielsen),丹麥當代劇作家之六

雖然會從現有素材入手,但尼爾森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在創作當代社會題材的劇本時,她常帶

“綿羊302”——哥本哈根最小的親暱劇場(四)

“我們仍然是一個演員劇場。演員在很多情況下就像士兵一樣,只能服從他人的命令,但我們(

Theatre Får302 — the Smallest Intimate Stage of Copenhagen (part 4)

“We are still an actors’ theatre. Very often actors are seen as soldiers in a way, who follow others’ decisions, but we

“綿羊302”——哥本哈根最小的親暱劇場(三)

《憐妖恤魔》這部獨角戲,是鮑利的“專場”。由他出演劇中唯一角色古斯塔夫·格林德根斯 (Gu

Theatre Får302 — the Smallest Intimate Stage of Copenhagen (part 3)

Sympathy for the Devil was Pauli’s exclusive show. Lucas Svensson, author of the monologue, suggested him play the sole rol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