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apid Rise of Poly Theatre Management (part 1)

By the end of 2018, there were 64 theatres in 56 cities across China run by PTM, contributing over 9,000 performances yearly..

論保利劇院的“飛升”(下)

劇院可敬的價值,不是靠耗費公幣以成為某院線的私屬,而是在求存的同時,以獨立的藝術特色

論保利劇院的“飛升”(上)

截至2018年底,全中國有56座城市的64家劇院由保利(即“保利劇院公司”,以下同)掌管,年演

長沙1.7:高艷津子《水·問》的大劇場實驗

彼此心照不宣,似乎是高艷津子樂於追求的,這“彼此”既然包括她與主創之間、與舞者之間、

歌劇玩偶

打從創意之初,《歌劇玩偶》就有意對歌劇傳統進行顛覆。如西爾葉所言:“如今,在如何保有

Dolls

“There is a lot of energy being invested right now into preserving opera and keeping opera alive, which I think is misguided

昆明10.14:楊麗萍《春之祭》的故事(下)

這版《春之祭》在形而上和形而下層面,都深究到了極致,因此很難想像,楊麗萍的下一部作品

廣州9.8:小梅老師的“謝幕”日記

在圈內外,她一直被尊稱為“小梅老師”,可以說,《日記VI·謝幕……》為此做了註腳。我們

蓬蒿劇場5.20:“錢荒”三部曲(之三)

本文前兩篇詳細分析了蓬蒿劇場作為“演出經紀”和“商業不動產”的屬性。不過,敢於賭上全

蓬蒿劇場5.20:“錢荒”三部曲(之二)

今日蓬蒿劇場被 “錢荒”逼至絕境,是否應歸咎於劇院房產“租轉購”的偶然? 回答這一問題

蓬蒿劇場5.20:“錢荒”三部曲(之一)

為什麼蓬蒿劇場總是缺錢?——若不解開這個疑問,恐怕難以服眾募捐,也恐怕難以看清今後的

天橋4.9:一場關乎藝術、金錢和歌劇趨勢的首演(下)

由《紅樓夢》和《塞魅麗》走過的歷程來看,通過聯合製作引進外國基金會發起的項目,有可能

天橋4.9:一場關乎藝術,金錢和歌劇趨勢的首演(上)

4月9日晚匯聚於此的人們,是為了歌劇,更確切的說,是為了一部誕生在182年前意大利兩西西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